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会心书屋

与智慧相遇、踏上心灵之旅

 
 
 

日志

 
 
关于我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里的心灵成长家园。 这里有滋养我们精气神的书籍, 有可以对话与陪伴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余秀华答人问  

2016-08-23 15:32:38|  分类: 我的人生我做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艾芸推荐:人的灵魂和皮囊不一定匹配。不匹配似乎会带来更多痛苦与纠结,但也似乎因为挤压而使灵魂迸发更大的热量,因为反差而闪出更耀眼的光芒。余秀华的回答,是一个更自然单纯的人与一个板结了的社会的对话。

余秀华答人问 - 会心书屋 -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会心书屋

 

余秀华答人问 - 会心书屋 -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会心书屋

 

余秀华答人问 - 会心书屋 -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会心书屋

 


余秀华由于出生时难产、缺氧而导致的脑瘫,使余秀华行动不便、说话口齿不清,但是,对于她的智力没有任何伤害,从余秀华的诗歌和回答记者的提问中都可以看出,她思维敏捷、逻辑清晰,只是由于口齿不清,说话时需要很努力地吐字,因此说话比较慢,而且需要听者费点功夫去听她的发音,只有这一点障碍。


如有沙龙主持人不做功课、上来就随意提问的,可能会遇到以下尴尬情形:


问:您去年拿了很多诗歌奖,拿这些奖对您有什么影响?

答:对我没什么影响,我总共也没拿几个奖。而且拿奖都没有奖金,这让我很郁闷。


问:您又被任命为地方作协副主席,会有很多公务忙吧?

答:没什么公事,就是个名头。


问:您能谈谈婚姻、爱情、离婚的问题吗?

答:你是个男人,不该如此八卦。你问的这些问题,我回答过好多次,网上都有,你自己去百度一下吧。


问:诗歌本来是冷门,最近两年,大家都说“诗歌热”是因为您,您怎么看?

答:那就感谢“余秀华”,我没什么好说的。


问:当时微信朋友圈特别火的那篇文章,有人说是团队炒作...

答:怎么可能呢,那篇文章火的时候,我还没用过微信。是诗歌的分量。


问:请问您写这首诗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答:我忘了。


又一轮问题过后。


余:我觉得你很愚蠢,你问得这些问题也很愚蠢,这些问题有什么必要问呢?


现总结一些常见的记者提问如下:


问:同样的问题被一遍遍重复问,将所有问题列一个标准答案贴上博客可好?

答:贴出来也没有用啊,我估计你们这些记者是非要实地采访的,就算一个问题搞成两三个答案的选择题给你去选,人家还是要来,问你为什么是选这个答案而不是选那个。


问:您认为自己现在快乐吗?

答:快乐是什么东西,你解释一下吧。


问:你有考虑搬出村子,到县城住吗?

答:那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问:不快乐是诗歌的土壤,您快乐了还会有土壤吗?

答:我的土壤会更广阔。


问:诗人凌越说您的诗是“野蛮生长出来的诗”,您怎么看?

答:你觉得我野蛮吗?


问:不是你,是说你诗中的力量。

答:这野蛮得还不够,还要更野蛮一点才好。我不喜欢别人给我的诗歌定性,什么风格?乱风!乱格!一个人的风格固定了并不好啊,诗歌不是打算写什么就写什么的,而是当时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计划写诗的那是扯淡、骗人的!


问:写诗是否是件痛苦的事?

答:生活让人痛苦,诗歌怎么会让人痛苦?诗歌是让痛苦减轻的方法,它不会让你痛苦,只会让你幸福和开心。


问:都说去年时,您“内心没有高墙、铜锁和狗,甚至连一道篱笆都没有,可以轻易地就走进去,可以放心大胆聊您的脑瘫、丈夫和孩子,聊您的爱情观,还有被打”,可是今年,许多人感到您内心筑起了一堵墙,这道高墙是如何筑起的?


答:开始的时候新鲜感多一点,慢慢的新鲜感就没有了,记者问的问题都是差不多的。这也不能怪人家,我一个人就那么多东西,挖不出来更多的了嘛。我真的没有东西给你们挖了。


问:既然已经很烦了为什么不拒绝采访?

答:人家千里迢迢地来了,哪怕不是记者也是朋友嘛,把别人赶走总不好。


问:运动障碍并没有影响你的智力,相反,你十分聪明。媒体不断以“脑瘫诗人”标签你,是否会让你觉得困扰?

答:只有感恩,没有困扰。因为脑瘫指的是身体而不是诗歌。《诗刊》编辑刘年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伯乐。


问: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写作?那首被传播得最广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你自己如何看?

答:我的诗歌还有待提高。如果我是健全人,我也还是会写诗,至于会从事什么工作我不知道。我觉得这首诗不怎么样。


问:如果人生能重启,你最希望命运改写你的哪一方面?

答:我最希望改变的是婚姻。


问:为什么写诗?

答:没有什么契机,真的没有,想写就开始写了。

早先答案:当我最初想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时候,我选择了诗歌。因为我是脑瘫,一个字写出来是非常吃力的,它要我用最大的力气保持身体平衡,左手压住右腕,才能把一个字扭扭曲曲地写出来。在所有的文体里,诗歌是字数最少的一个,所以这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问:有人说您是中国的艾米丽·狄金森。对此评价,您怎么看?

答:(笑)我不认识她。


问:有人对你的关注,是因为你的遭遇,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答:这样会把诗歌给推到后面,把身体(残疾)推到前台,把苦难放在诗歌前面是不对的,本末倒置了。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贴标签,“脑瘫诗人”“农民诗人”等,任何标签都有局限性,而每个人都是丰富的,写的诗也是不一样的。我不回避“脑瘫”的事实,但希望人们更多去关注我的诗。我的身份顺序应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问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我希望我写出的诗歌只是余秀华的,而不是脑瘫者余秀华,或者农民余秀华的。


后期回答:被贴“脑瘫诗人”的标签也是好事。因为现在网络时代,都是速食阅读,有标签大家才会点开看一看,到底她写得诗怎么样?嗯,写得还行。这是种良性循环。


问:有人说您的诗也是一种鸡汤,您怎么看?

答:我不认为我的诗是鸡汤,但是,即使是鸡汤也没有什么不好吧,鸡汤也很有营养的。


问:您诗里提过很多生活的苦难,是怎么扛过来的?

答:生活不用我去扛,生活怎么来,我就怎么过。


问:(又一个重复问题)

答:我回答那么多遍了,你们互相抄抄不就好了。


问:有关离婚的问题。

答:婚姻带给我的是深深的不安和恐惧。那年我19岁,我还不知道婚姻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要生个孩子,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交流,家对他而言就是一个在春节过年的地方,我越来越迷茫,一遍遍问自己:自己为什么要结婚?这样的婚姻能和我的残疾等价交换吗?


在结婚第二年,我就想过离婚,当时父母不同意,担心我老来无伴。但这些问题在婚姻里不能成为理由,我很讨厌这桩婚姻,很不适应。


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是结婚,最想做的事是离婚。这段婚姻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几乎没有带给我一丝快乐。


在婚姻里,我和他都是暴君,都残忍。它给我的好处远远没有一朵花给我的感受多。


补充:

当余秀华拿到足够的稿费后,向丈夫提出离婚。“我真的不是说想结束一段婚姻而寻找新的感情。我就是想从心里把(对这段婚姻)恐惧感去掉。”前夫尹世平说,离婚可以,但他在余家这20年,相当于做了20年长工,得给他100万长工费。几经协调,2015年12月14日,余秀华终于拿了离婚证书,代价是把几乎所有的稿费都给了前夫,并给他一套房子。


余秀华目前经济状态:不出诗集就拿不到稿费,没有稿费就几乎失去了全部的收入来源。儿子上学要钱,母亲的治病也要钱,之前攒的又都给了前夫。


问:你现在成名了,生活有什么改变?

答:这让我怎么回答?生活是什么,是一个接一个的细节。我参加的那些活动、节目怎么能叫生活?“本真即为表演。”


问:你怎么看现在的读者泡沫?

反问:你们是泡沫?!


问:(一个不喜欢她的问题)

答:你们是真的喜欢我吗?


问:爱情?

答:等下辈子,(这辈子)我不抱任何希望了。


问:您写情诗时会有对象吗?

答:我的那些爱情诗,都是在我很痛的时候写出来的。我一度觉得羞愧,因为觉得好像每一首诗歌都有一个对象,可是后来又觉得我到底是一个花痴。我想,自己很多时候不敢定,一是怕伤害别人,自己对爱情一直在渴望着、盼望着,但是我实际的身体情况和我现在的心理状态,真的不适合和一个人爱情。我宁愿像一个多情的花痴,把爱情分成一百份,这样我觉得自己不会受伤害,我爱的人也不会受伤害。


我自己一辈子在爱情里都非常自卑,我害怕。我看上的人都很优秀,所以,老是有人跟我抢。我对自己很绝望,但停不下来爱,这首诗写得很直白。


……


还有很多采访,问答皆大同小异,有件小事值得注意,余秀华刚刚在朋友圈里”火“起来时,记者蜂拥至她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的家,她笑称“来一个记者死一只兔子”,后来,“来多少记者我已经记不清了,死多少只兔子我还知道”。由于稿费是余秀华的唯一经济来源,所以她可能未来仍旧要接受大量的采访、去书店举办签售会,只是希望主持人或提问者能在沙龙开始之前,做点功课、读读她的诗,并不是只有“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首被网友骂的“荡妇诗”,她书中和博客里都有很多很多很美的诗,你可以随便挑一首你喜欢的读给她听,她会很开心的。


我曾经那么爱过他

——写给海子

 

我爱你多年了,爱到了一种相互对峙

你多像一个蛮横的孩子,停留在25岁的春天里

看我华发暗生,眼镜框里落满鄙夷

我承认被你掠夺过的世界,我什么也没有得到过

而在尘世的许多日子你都看不起的

当然,一个活人对死人的爱也会被看不起

 

我拒绝从你的诗句里摄取盐,海水,月亮和村庄

也不会向你要一个春天

我愿意把这些重复给你一次,让你重复疼一次

你会从坟墓里捧出土,掩埋诗句里的水

胸口上的火

 

作为对你的报复,我要你裸露身体面对我

让我洗你身上的疤痕,暗疮,和经年的梦呓

如果有风,如果你冷

就点燃你的诗集,片刻取暖


(来自余秀华新浪博客)


所有采访汇总自搜狐文化、凤凰文化、单向街沙龙、腾讯视频、钱江晚报、都市周末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