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阅读养心工作室

阅读带来新世界

 
 
 

日志

 
 

文北12月2日会心沙龙:寻找“xin”的平衡,我,一直在路上  

2012-12-05 13:10:36|  分类: 读书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xin”的平衡,我,一直在路上

【在路上】

一 .嘉宾介绍:

一位坚信归宿仅在自身的行路者——王喆(微博:小吉子在路上)

二.活动准备

主持人:艾 芸

参加人员:艾 芸  河南农业大学(张 弛) 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周振兴 杜利恒 路亚斌) 颜健宇 李学雷 方 正 潘烁宇 王 登 毛凌羽 王亚楠 余海龙 郭 敬  王 宇 周思涵 程怀凤 梁亚丽 靳 超  汪永辉

三.寻找“xin”的平衡,我,一直在路上

艾 芸:王喆是我在去若木书院时认识的一个专职义工。和她的几次交流让我对她的经历产生了好奇。作为大家的同龄人,王喆的经历和心路历程中的变化,以及她对于自己生活的选择,都是我这次邀请她来和大家分享的原因。 

王 喆:从大学到现在,特别是在接触到公益之后感觉到自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几年的生活我就像行走在一个属于自己的旅程中,一直在努力寻找着“xin”的平衡,而这个“xin”代表着三个字:心,信,新。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过在深夜因为思考而失眠的经历,曾经有没有哪个时刻为了实现某个想法,激动得在寒冷的冬天仍感觉到全身热血沸腾。年轻人总是有着一股冲动,内心深处也会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声音,只是又有多少同学真正听清楚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呢?这便是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xin”,心声,挖掘自己内心深处掩埋的声音。当你听从了自己内心决定去改变一些事情时,你或许又有些犹豫了,你开始怀疑胆怯甚至开始抱怨还未发生的失败,其实没有那么难,只需要走好第一步就OK了,当你出发了就会发现一切都很简单,每一步都会自然而然的走下去,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信念,第二个“xin”,坚持下去一步一步的专注走下去。当然,这趟旅程很长也很艰难,但是我能保证当你踏上这条路后你一定能得到心灵的满足,因为你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发现,当下的你已然有了一个新的生命,你会遇到全新的自己,那时的你必然是幸福的。

今天介绍的“间隔年”这个概念,以我自己的理解,是给自己一段时间,通过各种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想要走的那条路。特别推荐的三本书,讲述的就是三位作者各自找到那条路的过程,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他们在我看来相当幸福。一本《安心的义工旅行》,作者安芯是通过五个国家的义工旅行来完成了自己的间隔年,张小砚的《走吧,张小砚》是一本在旅程中完成心路探索的日记,而她现在正在一个山村里酿着酒,《就想开间小小的咖啡馆》的王森,是一位热爱咖啡的读书人,他开的每间咖啡馆我都觉得很像一件艺术品。带给大家的其他杂志和资料,也多是一些关于义工旅行网站,青年组织,公益机构的介绍,也许今天我能给大家带来的只是一扇窗户,窗外美景很多也很漂亮,只是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风景。

因为我现在正从事的这个行业,所以今天可能更多的会为大家介绍关于公益的一些内容。NGO是一种不以营利为目的的非政府组织,像大部人所知道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是属于自上而下的“官办NGO”,我今天提到的NGO是指属于自下而上的“民办NGO”,现在国内的NGO涉及领域众多,大家可能了解较多的也集中在艾滋病,环保,救灾扶贫等,在国外NGO 的发展已然成熟,中国现在只是刚刚起步的阶段,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和机会,从中大家也可以看到这个社会活力的一面。

我是去年大学毕业后来到郑州,在企业工作的期间想着利用闲暇时间来充实自己。偶然间得知了若木书院,一个专门服务于流动儿童的公益机构,在结识了创办人胡圣年老师之后,被他和他妻子的那份坚持所感动,开始在书院做志愿者,辅导孩子们作业给他们讲故事。之所以促使我辞去原有的工作来到书院做专职的原因,是一件小事,曾经与我相熟的一个小女孩在某天我给她讲完故事之后,突然跟我说“姐姐,今天能把这本故事书讲完吗?明天我不能来了”“为什么呢?”“明天爸爸妈妈要搬家,我们已经搬过好几次家了,不知道明天会去哪里,我想今天把这本故事书听完,姐姐你讲给我听好不好?”,说不出来当时我的心里是什么感觉,突然才意识到对于这个4岁的孩子而言,每一个我为她讲的故事都是那么的珍贵,她只想拥有多一点点,而在书院像她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忙于生计的父母无暇兼顾他们,幼小的孩子经常独自一人被锁在家里或者在街头游荡,常有11、12岁的哥哥姐姐带着3、4岁的弟妹烧水做饭,等着父母深夜下班归来,一家4口人居住在狭窄的城中村的出租房中,因为父母的工作没有保障,这些孩子每天都处于一种居无定所的生活状态,这个城市哪里才是他们的家。

当时的自己仅仅是想为他们多做一点点,在加上书院处于发展期确实缺少人手,就决定正式来书院工作,踏入了这一行业。虽然刚开始因为辞去原有较好的工作而选择做公益,很多亲朋好友不理解,所幸自己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收获了很多。

艾 芸:你在义工的活动中这种积极的心态是如何得到的?

王 喆: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愿意帮助他人的,心中有善,无论何种形式的公益活动本质都是相同的,我们投身其中把自己与他人放在平等的位置上,在这个过程中完成本性情感的对话与交流,你就会发现我们在共同成长。大部分的志愿者都会在公益活动后感觉到心灵受到了洗礼,我也不例外,在每一次的交流中都能听见内心的声音,看到内心的自己,找到内心的安宁。

路亚斌:你做公益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王 喆:公益机构和企业的运作在某些地方是相似的,我们在申请到一个项目的资金后,根据项目书的计划安排开展一系列的活动,这个项目书必须是针对我们服务对象群体设计的,然后会在各阶段的活动实施中协调各方面的问题,管理志愿者,在项目完成后进行评估。例如今年暑假书院与财大计算机系合作的流动儿童夏令营就是一个完整的项目流程。

路亚斌:公益你会一直做下去吗?

王 喆:在这个行业中,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和伙伴,给了我很多的帮助,自己感觉成长的非常快,我喜欢这个行业的精彩和温暖,也感谢公益带给我内心的安宁,只希望能尽力做好每一份工作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路亚斌:公益能否保障自己日常的需求?

王 喆:这里日常的需求应该是分为两方面吧?物质上我觉得基本能保证吧,毕竟国内的公益环境如此,不过从现在北京和广东的发展来看,以后NGO从业人员的待遇可能会越来越好的。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在这个圈子里面,你会接触到很多有思想有创意的伙伴,很多新兴的事物每天都会出现,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你会亲身感受到这个行业的活力,心态也会越来越开放。

路亚斌:做公益的人能否长期发展,有没有好的保障满足这些人的需要?

王 喆:这个问题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政府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依靠政策的改变来解决。在国外,NGO从业人员的待遇很好,也备受人们的尊重,那是一些发达国家在经历了长期的发展之后才有了今天的成熟现状,中国NGO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从08年汶川地震后公益组织的遍地开花,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NGO了解公益机构,更多的人投身到这个行业中,从NGO无法注册到现在广东沿海地区的慢慢开放,这些都说明了国内大环境在发生变化。中国NGO在慢慢成长,成长是需要时间的,而所有的公益人都会见证这个行业会越来越好。

靳 超:现在面临的问题。缩小城乡的差距,留守儿童,进城儿童。我在电视中看到留守儿童,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坚强的利益。

王 宇:你在做义工中有没有烦恼和困惑?

王 喆:大部分好像都谈不上是烦恼吧,如果说最近的困惑可能就是我下一个将要去的公益机构的工作内容与自己的定位有些偏差,我给自己定位的公益领域主要是教育,对妇女儿童领域也挺感兴趣,但是那边主要是做NGO从业人员和志愿者能力建设培训。不过,我觉得任何工作都是相通的,就像以前我在企业做人力资源工作中也会涉及到培训。那么在以后我会用到以前的工作经验,并且在与NGO机构接触的同时我也能更多的了解关于教育和妇女儿童领域的知识。

王 宇:你的信念是如何树立的?

王 喆: 这是一个发展中的过程,也在不断修改中,变化最大的可能是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进入公益行业内工作的这一两年吧。开玩笑的一句话总结就是自毁三观,然后站在废墟上重新开始认识自己,现在还在慢慢了解自己的过程中。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一个人的成功不在于他得到了所有他想要的,而是他能够不用接受任何不想要的东西,然后在生命中一直做减法,到最后成为一个最简单的人。最简即最纯,安宁而幸福。

大学的我也一样在主流价值观中迷失,现在觉得最遗憾的事情是当初因为学生会的繁忙而无暇顾及广播台的播音工作,放弃了爱好,忽略了一直保持的良好阅读习惯,为了追求所谓的成功远离了内心的真实。所以大学毕业那段时间的茫然出现了,因为我没有了支持自己前行的动力,幸运的是在某些重要选择面前我坚持了自己,重新找回了本该属于我的那条路,所以现在你们看到的我,状态还不错。

靳 超:在你一直在向前走的路上你遇到的挫折是什么?

王 喆:直到现在最大的挫折应该是08年高考时候父亲因车祸突然去世,那段时间除了亲人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之外,我很感谢我的朋友们。也许这个世界上能够陪伴你一生的不是你的父母,不是你的爱人,能够陪你走的最久的是你的朋友们,不仅是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也不仅是那些与你一起学习的同学,还有偶尔帮助过你的好心人,或者仅仅是在你难过时递给你一张纸巾的陌生人,我都视他们为我的朋友。也正是因为他们让我相信,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温暖的,人心本善。

方 正:非常感谢你的分享。NGO的出现更多是能够为国内的发展,促进和谐。NGO是否在进步的过程中能够解决问题?

王 喆:NGO不是为了解决困难而产生的,在我的理解中它扮演的是一个倡导的角色,做一些积极的工作,呼吁更多人去关注,从而为需要的群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改变。

方 正:他们真正有种感恩的心吗?

王 喆:人与人都是平等的,在你要求对方感恩的同时,你就已经自然地把自己的位置拔高了,这是不恰当的,而且在我看来大部分志愿者,在参加过活动后都会觉得自身受到的帮助更大。

王 喆:现在的我是没办法跟你保证一定会一辈子都在这个行业,未来谁都无法预料,不过我想就算哪天我做着别的工作,还是会用其他方式做公益,就像我理解的,公益不仅是一个行业它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杜利恒;NGO是什么组织?

王 喆:在我的理解中,现在的NGO是由一群有公民心的人为了帮助弱势群体发声而组成的机构,通过这些声音,中国在变得越来越好。

杜利恒:你们资金的监督会怎样处理?

王 喆:现在的NGO基本都会采取财务透明化,定期在媒体公开财务报表,接受社会各界监督,以后随着相关政策法规的出台会更加规范化的。

杜利恒:NGO专业化的概念是什么?

王 喆:这点国外的NGO已经相当成熟了,国内也在学习经验,我了解到的北京,上海,广州沿海等地机构已经慢慢开始专业化,大家开始重视从业人员的能力建设,这个行业的人们接受新鲜事物很快,而且心态开放积极,所以各地区经常会举办相关的培训活动。

周振兴:你们的宣传力度是否够,是否具有局限性?

王 喆:现在很多机构的宣传工作确实不太专业,不过总体来看进步已经相当大了,我们在学习在改善,希望大家积极地看待这个行业的未来。

艾芸:学雷,以前我曾经几次听到你苦恼于理想和现实的冲突,我想知道,今天这个活动有没有带给你什么?

李学雷:今天的活动带给我很多思考。不过我仍然还是有所顾虑,我不得不在心中有梦想的同时顾忌到家人的感受。

王 喆:很多身边的朋友在得知我做这份工作的时候反而很羡慕,因为他们看得出我是真正的在其中找到了快乐,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就业压力是自己给与自己的。我家里的人接受我的选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会经常向他们表达,比如吃饭的时候跟他们分享和孩子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我上次过生日时收到了40多根棒棒糖。我妈妈看到我真的是快乐和满足了,她也就慢慢的接受了。我们首先要知道,亲人之所以担心我们,是因为他们爱我们。今天介绍的内容也许和大家认为的成功道路不太相符,我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为大家多打开几扇窗户,其中的美景还需要每个人亲身去经历。

程怀凤:看到各位同学的分享让我受益匪浅,让我更加明白做义工的一种快乐与收获,我也很羡慕大家这样的大学,也很乐意参加这次的活动,让我对自己有了“xin”收获。

周思涵:本周六和周末我和我们书屋的几个同学一起参加了一个由“心一文化”主办的针对我们大学生“生命重建”的名师讲座论坛。在“心一文化”中有一个伊春萍老师,她在周六给我们授课,给我们分享了她的人生经历;伊老师诉我们她的失败就在于她的自满上。一直到她走入“心一文化”遇上刘法慈老师,给自己在心灵上一个“xin”的提升和感悟。49岁让她进入到国学研究并加入到“心一文化”中。让自己在“心一文化”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她给我们讲课时说:“我的生命是从49岁开始的。我们活在当下,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梁亚丽:我现在有一个你们这样的想法,就是想进入你们这样的组织,可是我们大学生如何可以进入呢?

王喆: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一些关于公益网站和公益机构介绍资料,马上要到寒假了,很多公益机构都有一些冬令营,短期志愿者的机会,大家可以多去了解下,我相信只要经历过的同学,回来后一定会对以后的生活有一些新的认识。

张 弛 :我当时报志愿时报的生物工程,当初我选择这个专业的目的就是能够让人们生活的更好,让社会更加的和谐, 我觉得我的专业和我为这个社会奉献的愿望结合得很好,所以我只要认真学习、将来好好工作,也跟做公益是一样的。

王喆: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条路,坚持走下去,你当然也会遇到挫折,但是正因为这是你自己所选择你所爱的,所以你会给与自己更多的勇气来克服实现目标的困难。

周振兴:我们现在不少大学生很迷茫,整天不是聊天就是打游戏。听了你的经历,我会给自己在心灵中一份答卷,用自己的行动去做属于自己做有意义的事情。现在的目的就是好好去实现去做。

艾 芸:我一直感觉大家好像是生活在高墙内,从小就被限制着、被引导着朝一个方向走。走了这么多年,很多人都以为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或者应该走。而且这个社会、家长和老师让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了很多的危机意识,导致我们不敢去尝试、不敢去发现。今天王喆告诉我们说,公益也是一个行业、一个职业;同时也告诉我们说,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只有有钱有闲的人才能做公益,但其实公益心就是一颗爱心和平等心,是一种社会责任感,是每个人都最需要的那份对于爱的感受和给予,公益的行为可以是举手之劳。

四.活动后投稿

王宇:公益事业是能够从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一点儿价值,找到一点儿安慰,因为能够帮助别人确实能够让自己觉得很欣慰而且也很舒心。期待社会上会有更多的人投入公益之中,能够更好的去帮助别人。想起来前段时间盖茨和巴菲特来中国说服中国的富翁们积极捐献财产的事情,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是一件可以提倡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的人在批评此事,说他们是异想天开。也许中国在公益这一块儿做得不是很完善,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不能因为它的不完美而不去做,如果有人这么想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这只是一种借口而已。因为如果你真的想去帮助别人的话,你自然会找到适合的方式,也不必打着体制不够完善的旗帜的口号来掩盖自己的目的,因为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也不必给自己台阶下,这样做也只不过将自己不想资助公益公告于世人而已,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更响的耳光而已。

颜健宇:社会很现实,企业很功利,人民大众很无奈。当我们都在反对浮躁的物质社会,空虚的精神世界,自己却已经融入其中,难以自拔。即便我们可以滔滔不绝地宣扬大德文化,探寻人生智慧,而我们自己却未必能践行。王喆学姐的一席话带给我们新的认知,使我们觉悟到,知识不是力量,使用知识才是力量。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是改变的力量。十几年的学习生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顿悟智慧,以道御术,干一番事业。王喆学姐遵循了自己的心声,她用出世的智慧去干入世的事情,舍弃了优厚的薪资待遇,而投身于公益事业,倡导给孩子们更多的关爱,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也改变了孩子们的心灵世界,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所承担的责任是有价值的。

汪永辉:听了学姐做公益的活动经历,给我在精神头脑中有很大的提升。以前自己对于“义工”这个词只是浅层次的了解。当听了学姐成长的经历的给我很多值得我在未来的生活中去做的意义和价值。在路上,我们一路聆听,一路收获,一路欣赏路上的篇篇风光。恰如艾芸老师所说:我们心中隐藏着一道高墙,这道高墙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添加上的那扇门。我们如何能做到明明德,做到静修,如何能在未来的工作学习中有一个更好的发展都是我们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面对的角度。相信未来会有很多的大学生选择这个行业。我相信“只要自己迈出第一步,剩下的我会用心去走完。”

周思涵:人心最害怕的不是贫穷,不是疾病,不是失败,而是孤独。人心最渴望的不是金钱,不是名利,不是地位,而是关怀与被接纳。

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要做些什么,要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我们追求物质的价值是很微小的,因为它们始终是外在的东西,终将离我们而去。只有我们内心、精神上真正的富足才是永存的,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让我们发自内心地去为别人好,去爱别人,去给与他人关怀与温暖。做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而不是想到的只有自己。你会真正体会到生命的喜悦、美丽、惬意。

只有当我们找到自己真正发自内心想做的事,全然融入其中,不为证明什么,也不为任何回报,只是尽情全然的乐在其中时,我们内在的灵魂才能彻底绽放,我们内在的智慧才能彻底彰显,唯有如此我们的人生才能获得全然的喜悦和登峰造极的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