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心书屋

阅读带来新世界

 
 
 

日志

 
 

我们忘了为何而战 (李欧)  

2012-11-08 10:33:24|  分类: 读书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经济  李欧

记得念小学的时候,在一本当时流行的通读杂志的扉页上,一张肖像惹得大家注意。照片的主人是一位名字叫李欧的小朋友,在他的名字下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我想当一名科学家。

在我年龄稍长一些后,我便觉得自己应该做一名国家领导人才好,再不济省长也行,不然就没有办法像周总理那样: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当然,也无法实现自己改变世界的抱负了。

再后来,我的理想从周总理变成了梁启超,似乎随着年龄增长人都会变得现实。但我却仍很苦恼,实在不知道以后是考北大好还是清华好。不过,听家里长辈们说:北大更出名一些。

…………

再再后来,也就约莫十九岁的年纪,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子,时常背靠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他是在惆怅以后的出路呀。

为什么毛小子们心中都装着大大的世界,而年轻人却连个家也不知道该怎么装。人类从来也就是一种健忘的动物,他们会遗忘祖先们的梦想,甚至会嘲笑他们想法的幼稚;到现在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就像我们忘记了年幼时的梦想,甚至用“那个时候还小不可当真”为自己的畏缩辩解一样。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正统的官方观念对读书人“十年寒窗,考取功名天下闻”持冷淡态度,更有甚者,讽刺其为死读书、“中国文人式悲哀”“小农的局限性”。直到近些日子,我才对这种文人的“局限”有了更深的理解。读过书的人,无论思想、涵养还是知识构成,都高于一般人,如果把他们放在一个合适的高度,那读书人就能利用自己的“高度”带着更广泛的群众一起上升。读书——做官,这其实是文人们心怀民间疾苦的朴素表现;正因为读的书多,才更能理解社会的苦难。读书人的使命就像北宋大儒张横渠说的,一千年来都未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因此,我厌恶有些人将大学作为让自己日子过的更好的手段,他们不明白,作为一个读书人应该具备的真正情怀是什么。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宗将读书人的信念和书本衣钵相传,希望子孙能够替自己完成历史留下来的浩大工程。然后,也就是这几十年,大学生们纷纷忘了自己——作为一个读书人——究竟为何而战。

这也无怪学生们,如果把制度上的缺陷归结于国民劣根性,这就是良心大大的使坏。现在的学生就像中国农民的命运一样——被牢牢的束缚在土地之上,而学生的“土地”更像是三座大山:考研、就业、买房。无论是从《大地》,还是《平凡的世界》,故事的主角总是挣脱不开土地。他们在中学时代有不少的抱负,也不乏成绩优异者,他们的能力和见闻绝对不下一个中层干部,但毕业后学校分配不了城里面的工作,也就只能返回原籍做了农民。一旦扛起了锄头,肩上的担子也就越来越重。吃饭、种地、讨媳妇、生娃,生活中一个个直接的问题让他们开始无暇思考其他的事情。不到几年的光景,曾经志在四方的少年,现在也满嘴说的都是吃,肩膀上再搭个褡裢,在街上瞅着买个便宜的猪仔。

两千年的封建历史,为统治者们指出了一个管理国家的好法子,那就是把人民拴在一个沉重的东西上,让他们的双脚挪不开步,双手变得沉重,脑子开始麻木,为了生活疲于奔命;又不失时机给予这些可怜的家伙们一些好处,好让他们掉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陷阱里。

现在的生活就像一潭泥沼,走的越远,越难迈开沉重的脚步。学生们不是没有梦想,而是有太多的事情要考虑,努力考研啊、怎么就业啊、拿什么买房啊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站稳脚跟填饱肚子才是最要命的,去他娘的“修身治国齐天下”。

朋友啊,也许你今年21岁,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但我相信你会考上研究生,因为你很有梦想。等到研究生毕业的那一年你25岁了。你是一个上进的人,知道出了校园就要好好努力,你也努力了。但三年后你成了家,家庭责任感让你变得稳重,不再有大学时的轻狂。30岁那年,你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你的注意力开始移到女儿身上;就像你父母那样开始把自己后半辈子的方向放在儿女身上,为了儿女任劳任怨,赚了钱也给孩子们存着。生活的压力让你放下身架,为了日子而东奔西走。好不容易,女儿拉扯大了,进了大学,你想自己也该好好休息了。可转眼,又得张罗女儿的婚事、买房、带孩子。跌跌碰碰一直到你退休,女儿的家庭才稳定下来,你也就不用操心了。可是有一天清晨,年近花甲的你端着茶杯站在窗台瞩目远眺时,忽然想起了大学时代的我们。朋友啊,年轻的我们曾一起在空旷的操场上谈论着自己的梦想,也曾互相发誓一定不辜负年华。可如今回想一生,直面生活的你,也只能端着茶杯站在窗台,老泪纵横。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吗?我已经预估出绝大多数人今后的日子,他们就只这样,一朝大学梦,只能提高生活的条件,却也改变不了它固有的模式。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战。

已故大师南怀瑾先生最感叹“大学是贩卖知识的地方”,学生们买进知识,附带着自己的年华青春又给卖了出去。现在的学生,没有读过经、史、哲,也不懂政治、法律、地理,但一到网络上,都变得很厉害,刚才还是政治家,这会儿立马变成经济学家。他们和别人争论着国家大事,却没有自己的观点和思想,永远重复着不知从哪儿听来的断章取义的论调,却从来也不思考下其中的缘由。学生们都精通三百六十行里面的三百五十九行,唯独自己学的专业不精通。

这里说开了,总之,我想告诉我的朋友们,还有自己,选择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走下去。我想告诉我那些爱旅行的朋友们,多出去走走,去些别人没去过的地方;也别忘了,拿出笔和纸,记录下自己的历程,不要让自己辜负了自己放飞的心灵。

手上和脚上的铐链暂时还拿不下来,但我有一颗清醒的大脑,能让我拿出勇气去做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来。在传记文学中,伟人们都爱给自己的成长注入一些非凡的因素,而这些正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事实上也是如此,循序守旧下去,注定要给浪潮吞没。庆幸的是,我的身上仍保留有八十年代大学生的血脉,让我有时会莫名的激动。我会经常告诉身边的朋友们,“不仅要去运用自己的理性,还要有勇气去争取这种运用理性的自由”。但现在,我想用切实的行动,让朋友们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