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阅读养心工作室

阅读带来新世界

 
 
 

日志

 
 

“选择”背后是什么  

2011-11-25 16:36:17|  分类: 心灵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许宜铭《拥舞生命潜能》

 

      了解你的制约

      小时候,我生长在台湾的东北角。每当在一片宽广的空地上,搭起一座帆布做的彩色房子时 ,就是所有小孩最兴奋的时刻。当许许多多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生命聚集到我们这个小地 方时,全家大大小小都会赶到这个彩色、巨大的帆布房子里,看它们表演。 

这个表演团里,一定有一种身体巨大的动物,它有两片大大的耳朵、粗壮的身体及双腿、长 长的鼻子,还有一对极长的牙齿。它们有巨大的力量,可以做许多不同的表演。然而在它们没有表演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它被一根麻绳帮在木椿上,很温驯、很乖巧地在被限制的 有限范围内活动。 

回头想想:这只动物原本应该在它生长的地方--非洲--一片大草原里自由地活动着。可 是在它大概只有一岁的时候,人类为了捕捉它、为了将它卖给马戏团,因此设下了重重陷阱 追捕它。终于,它掉进了陷阱。虽然那时候它的身体比现在还要小几十倍,力量也比现在要 小几百倍,可是现在在它脚上的那根麻绳,在当时无论如何是绑不住它的;即使在它如此幼 小时,人们也必须要用粗大的钱链、藉着深埋在地下的木椿才能困住它。即使如此,只有一 岁的它,因为拥有木质上的自由动力,所以纵然知道脚上的铁链无法挣脱,它会一次又一次 不停地往前冲,怒吼着、哀号着、挣扎着,一天、两天、三天,它腿上最粗韧的皮肤迸出了 鲜血,但是向往自由的天性使它依然要挣脱那巨大的铁链。一天又一天,鲜血不停地流,声 音也喑哑了,它放弃了挣扎,用它整个身体及头脑记住了脚上的疼痛及挣扎的无奈,然后它 放弃了!从此在每一个日子里,为了要得到食物、得到赞赏、得到人类的一些抚慰,它学会 了许多表演动作,最后它加入这个表演团,做出许多让我们开心、欣赏的动作。现在只要一 根细细的绳子就能绑住它,让它在麻绳所限制的有限范围内活动。它忘了自己的身体已经是 从前的几十倍大,力量也比以前强了好几百倍,它也毫不察觉那根麻绳根本就绑不住它。 

此时,绑住它的究意是脚上那条有形的绳子?还是它小时候用身体、头脑、整个生命所记住 的那条无奈、无助与痛苦的无形绳索呢?

心理学里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实验:让一只老鼠饿了将近一个礼拜之后,再让它跑迷宫。在迷 宫的出口处放一块它最喜欢吃的饵。因为饥饿的趋使,它会循着迷宫的道路找到出口,当它 看到那块饵时,会迅速往前冲。实验者在出口处布置了一个电击区,因为电是无形、看不到 的,这只老鼠往前冲时,受到电击,这样的痛苦使得老鼠痛得大叫,迅速地往后退。可是因 为电是无形的,它看不到任何使它痛苦的东西,再加上饥饿的趋使,这只老鼠再一次往前冲 ,它又受到电击,再次吱吱大叫地往后退。然后它开始犹豫,可是饥饿使它依旧往前冲。如 此经过数次电击后,这只老鼠终于放弃了,它张着嘴巴,呆呆地望着那块饵,它不敢再往前 冲,因为痛苦的感觉已经超过了饥饿的需求;生命的本能、存在的本能、害怕死亡、害怕不存在的本 能,已经迫使它放弃自己的饥饿。 

几个月后,再一次让这只老鼠饿一个礼拜,然后再让它跑同样的迷宫,在相同的出口处,放 着同样的饵。这只老鼠受到饥饿的驱使,它仍会继续寻找出路,找到那块饵。跑在相同的道 路上,它心里渐渐升起一种熟悉的感觉,当它走到出口的地方时,这一次在电击区里并没有 通电,也没有任何障碍,可是聪明的读者,你知道老鼠能吃到那块饵吗?

这个实验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老鼠到达门口时,即使电击区里并没有任何东西,然而过去 的经验、痛苦与恐惧在它到达门口时,从它生命最深处升起,和上次一样,它停下来,只呆 呆地望着那块饵,什么东西都吃不到。这是心理学上一个很有名的‘制约’实验。 

人类有一种叫做‘敏感递减法’用来保护我们自己免于接受太多痛苦,而能生存下来的保护 系统。所谓‘敏感递减法’是指同样的经验,当我们经历过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时候 ,我们的敏感会逐渐降低。在生理上,我们可以用五杯同样份量的水来做实验:第一杯水里 加入一杓糖,第二杯内加入二杓糖,第三杯内加入三杓,第四杯内加入四杓,第五杯内加入 五杓。将它们搅拌均匀之后,从第一杯开始喝,在嘴内含两分钟左右将它吞下,再喝第二杯 ,同样也含两分钟后再吞下,……如此喝完这五杯糖水,你会发现第一杯虽然只加了一杓糖 ,但是喝起来却是最甜的。

同样的,在生命里,如果有多次失恋经验,我相信第一次与第五次、第十次的经验会有绝大 的不同;你对第一次的失恋感到非常痛苦,慢慢地,随着每一次的失恋,你不再感到那么难 过,甚至到了第十次,你可能不需几分钟就能避开那些痛苦,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 了逃开痛苦的方法。

佛家谈到佛陀能在第一次看到一朵鲜花和在第五百次看到时有同样的惊喜,我们称这个能力为能够‘活在当下’、能够抛开过去经验的一种能力。可是大多数人仍然活在‘敏感递减法 ’里,因为它是与生俱来保护我们的一种本能。所以我们六岁以前的记忆,大部分都已经忘 了;可是如果读者有兴趣,不妨做个实验:去买一块纸尿布,今天晚上就包着那块纸尿布睡 觉。临睡前,先在纸尿裤里小解,如果你能睡着,我会很佩服你。能支持十分钟,我都觉得 满了不起的!长大成人、在经过无数次的‘敏感递减法’之后,对这种情况仍然感觉如此的 难受痛苦,更何况我们可曾想到,在成长经验里,我们已经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经验! 

生命中第一次的痛苦感觉,通常都非常巨大,所以我们选择不要记着它,将它深深地埋在潜 意识的深处,但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会在我们的生命里一再重现。譬如小时候当你有所需 求,或是你觉得孤单、害怕、难过,或需要有人陪伴的时候,你试着去找父亲或母亲,可是 那时候他们正在谈话,当你试着去要求他们,却受到了责备或是惩罚,或者他们曾经大声地 向你吼着。这样的一个经验,可能就成为你生命的一个制约--虽然我们已经忘了当时自己 是如何的害怕、如何的恐惧。但是这样的一个制约却跟着自己的生命,所以当你长大成人后 ,虽然有事情急着要找朋友,正巧他在跟别人谈话,你就会不知该如何介入才比较妥当,也 不知该如何去处理自己当时的焦虑及烦燥,然后总觉得有一股莫名、坐立不安的感觉卡在你 的里面,使你无法介入别人的谈话中。 

在心理学,也曾经做过这样的实验:让一个幼儿去接近一只小白兔。刚开始他接近小白兔时 ,是很愉快的,可是当他刚要碰那只小白兔时,实验者在旁边很用力地敲了一声锣,幼儿被 吓得大哭了起来。一、两个礼拜后,再让他接近那只小白兔,这次他没像上次那么迅速地过去,他有一些犹豫,可是还是鼓起勇气去接近那只小白兔,当他快接近时,一声锣声巨响,双把他吓得哭了起来.再过几个礼拜,再让这个幼儿和小白兔在一起 ,这次他不敢接近,当小白兔接近他时,他会吓得哭起来。再过几个礼拜,让白胡子的老公公来接近他,或者有一些白绒绒的东西靠近他的时候,他都会先开始害怕。 

生命中的制约,可能是因着一些很单纯的事件而起,而在当时,我们却因着那个事件受到伤害、痛苦。这样的制约还会移转到生命里面更多类似的地方。 

如同马戏团的大象、如同那个实验室里的老鼠,在我们的 成长过程中,在我们所忘掉的十岁以前,甚至六岁以前的许多成长经验里,我们的生命受到 许多制约。为了生存下来,我们在许多痛苦、无助、挣扎的状态里,在心灵最深处的地方, 记住了许许多多的制约。

许多人总觉得生命中有一种无力感,觉得自己被环境、被现实限制住。事实上,环境与现实 就如同大象脚上那条外在、有形的绳索,绑住我们的并不是那些外在、有形的现实与环境, 而是烙印于内心深处,在成长过程中许多无形的制约。

美国华盛顿总统小时候,有一天在园子里砍倒了一棵父亲辛辛苦苦种了数十年的樱桃树。父 亲回来时,看到大树倒在地上,非常生气地大叫:‘是谁砍倒了我的樱桃树?’华盛顿告诉 父亲:‘爸爸,是我砍倒的!’结果华盛顿没有受到惩罚,他的父亲反而赞美他是一个勇敢又诚实的孩子。我依稀记得小学念到这课课文时,老师说:‘华盛顿总统就是因为这么诚实 、这么勇敢,所以后来才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那时候真的好羡慕他能具备这种诚实又勇 敢的本质。然而随着年事渐长,我终于发现,并非华盛顿是一个伟人,而是他很幸运地有一位愿意欣赏他的诚实、正直与勇敢的父亲。我想各位读者可能和我一样,在我们小时候,不要说砍 断了爸爸心爱的樱桃树,或许不小心打破父亲心爱的茶杯,或折断了母亲栽培已久的花草、 一棵盆景,都有可能受到惩罚,而不是得到赞美。

当一个幼小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时,必须要依靠他人才能生存下来。对我们来说,父母、大 人们就好像是神一般,他们赐给我们一切所有的需要。当我们与他们有了冲突,大人的情绪 、愤怒,甚至他们的责打、惩罚、责备,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恐惧;为了让自己快乐生存下来,我们学会了说谎,我们学会了不再那么勇敢、不再那么诚实。

 在生命潜能的领域里,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我渐渐懂得感谢在过往生命中所曾经自认的所有缺点。我也渐渐地能够了解那些缺点是我为了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为了要生存下来而学 会的。慢慢地,我也懂得去感谢这些过去让我深深自责、我所讨厌的这些特质,谢谢它们曾经陪伴我走过了数十年的岁月,同时也渐渐发现自己不再像小时候那么无助,知道身体已经是以前的数十倍大,由各方面学习所得来的一些成就,所综合起来的力量,也超过了小时候 的数百倍;也慢慢懂得,当我在外界的环境与现实中碰到限制与捆绑时,要往自己的内在去 看,到底绑住我的是外界的现实环境?还是我自己内在的一些成长经验?如果可能的话,试着在当时拿出一些勇气、冒一些险,去突破自己生命的制约。如果那个内在的恐惧太过于巨大 ,也会懂得暂时允许自己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去突破生命里的制约。

 

今天你所有的一切,无论是有意识的、无意识的,都是生命最高的智慧所为你做的选择,此时你所呈现的一切面貌,都是生命的潜能为了生存下来所做的抉择,让你成为今天的样子,不是你不好,而是在这环境、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已经做了你所能做到的最佳选择。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退缩、没有自信的人,那么回想一下在生命的某一段过程中,退缩曾经是你最好的选择;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很难与别人接近的人,那么也可以回头看看自己的 成长过程,或许不与别人接近,是你曾经所能做到的最佳选择;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容易放弃、很难去坚持的人,你也可以回头看看,在生命的过程中,你曾经有过因为坚持而换得更痛苦的结果,为了不让自己受到更深的挫败感,你学会了待在安全的地方,你选择了放弃。

 

但是,更重要的是,现在你的身体已经是以前的几十倍、你的力量已经是以前的几百、几千倍了,你可以在自己的生命里重新再做不同的选择。

 

  我是一切的根源

 

了解生命过去的经验对我们的影响及制约对我们的捆绑与限制后,接着要了解-----我是一切的根源。

在喧闹的街头,我们经常看到:两部车子擦撞时,或许从车内出来的驾驶人一下车就破口大骂对方:‘你是怎么搞的,会不会开车!有没有长眼睛!怎么开车开成这样子!’他不会去想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对他来说,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先发制人、破口大骂;当然也有某些驾驶人一下车就先检查自己的车子有什么损伤,然后心里盘算着大概又要花多少修理费,这个月的薪水大概又要去掉多少,或者该怎么样向保险公司报这笔帐;我们也可以看到某些人一下车,二话不说先找附近有没有交通警察,或去报案请警察来处理;也有些人一下车,会先打 量一下对方,以对方身材的大小、长像来决定要用什么态度与对方应对;同样的,也会有一些人下车后,会先问对方有没有受伤?同样的一个车祸、同样一个小小擦撞,会有无数个人 ,在那一刹那的外界刺激下,表现出各种不同的反应。

曾经听过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有一位老鞋匠,在进入城镇所必经的道路上修补鞋子已经四 十年。有一天一位年轻人经过,正要进入这城,看到老鞋匠低着头修补鞋子,他问老鞋匠: ‘老先生,请问你是不是住在这个城里?’老鞋匠缓缓抬起头,看年轻人一眼,回答说:‘ 是的,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快四十年了。’年轻人又问:‘那么你对这个村落一定很了解。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要搬到这里,这是一个怎样的城镇?’老鞋匠看着这个年轻人,反问他: ‘你从哪里来,你们那儿的民情风俗又怎么样?’年轻人回答:‘我从某地来,我们那里的 人哪!别提了!那些人都只会做表面工夫,表面上好像对你很好,私底下却无所不用其极、勾心斗角,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对你好,在我们那里,你必须很小心才能活得很好,所以我才不想住在那里,想搬到你们这儿来。’老鞋匠默默地看着这个年轻人,然后回答他说:‘我们这里的人比你们那里更坏!’这个年轻人哑然离开。 

过了一阵子,又有另一个年轻人来到老鞋匠面前,也问他:‘老先生,请问你是不是住在这 个城镇?’老鞋匠缓缓抬起头,望了这个年轻人一眼,回答他:‘是的,我在这里已经住了 快四十年了。’这个年轻人又问:‘请问这里的人都怎么样呢?’老鞋匠默默地望着他,反 问:‘你从哪里来,你们那儿的民情风俗又怎么样?’年轻人回答:‘我是从某地来,那里的人真的都很好,每个人都彼此关心,每个人都急公好义,不管你有什么困难,只要邻居、 周遭的人晓得,他们都会很热心的来帮助你,我实在舍不得离开,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不 得不搬到这里。’老鞋匠注视着这个年轻人,绽开温暖的笑容,告诉他:‘你放心,我们这 里每一个人都像你那个城镇的人一样,他们心里都充满了温暖与温馨,也都很热心的想要帮助别人。’ 

同样的一个城镇、同样的一群人,这位老鞋匠却对两位年轻人做了不同的形容与描 述。聪明的读者一定已经知道:第一位年轻人无论到世界的那一个角落,都可能碰到虚伪、 冰冷的面孔;而第二位年轻人,无论到天涯海角,我想到处都会有温暖的手、温馨的笑容在 等待他。

 

两千多年前,佛陀就说过:‘万法唯心造’,整个世界是我们自己所创造出来的。 看看我们生命里过去的经验、我们许许多多的制约为我们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我们又该如何协助自己创造生命里更大的可能性。

 

在因果定律里,有‘因’、有‘缘’,还有‘果’。在生命潜能里同样也有‘因’、‘缘’ 、‘果’。当一个外界的刺激进入我们时,我这个人、我这个生命接收到刺激之后所做的一 些反应,都记录在潜意识里;它并没有经过意识层面的思索,就直接做了一些反应,这些反应有一些依循的模式,它们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为了适应外界而产生的。这些模式有许多种类:有属于行为的模式,有属于头脑的思考模式,有情感的感觉模式、情绪模式,还有左右着我们价值观的一些体系。换句话说这些记录在我们生命里的就是所谓‘因’。而‘缘’就 是在我们皮肤以外的世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我们称之为‘外缘’。当这个‘因’与‘缘 ’结合之后,就产生了‘果’,就像那些撞车的主角们,就像那位老鞋匠的故事。

由于生命中的许多经验--那些‘因’--是在我们的皮肤之内,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中。 对事件的反应模式会造就成我们今天生命里总总的‘果’,所以有些人会觉得在自己生命里 到处都碰到一些和自己对立或者到处碰到利用他的人;也有一些人无论到那里,都能结交到一些知心朋友;而有一些人总觉得自己可怜;有些人总觉得自己不被人所爱;有些人总觉得自己的命苦。这一切的外在结果,包括人际关系、事业成败、亲子关系、夫妇情感、情侣恋 爱,所有我们肉眼所见、自己生命里所看到的结果,根本原因都在自己身上,这就是‘我是一切的根源’。 

‘凡人怕果,菩萨惧因’,大多数的人都担心在生活里会碰到一些不好的现象、碰到一些不顺畅的人际关系,担心呈现出来的结果是不好的;但是菩萨却害怕‘因’,他会看到自己的起心动念,然后会去检查这些发生,这些属于自己生命的部分与外缘结合后,为自己的生命创造出什么样的结果。

 

我想你一定有这样的经验:当你正在恋爱时,所看到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到处都是光亮、光明的,人生充满希望,你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可爱,身边人所做许多原来你不能接受的事情,你也都能够一笑置之。可是当你生命里遇到挫败时,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同样的物 却变得如此无法忍受!其实世界可能仍是相同的,可是因为你内在感觉的不同,所看到的将是不同的世界。‘我是一切的根源’,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为自己所创造出来的,而那一切的根源就是你自己,也就是你潜意识里从小到大所有的经验。如果你愿意,不妨在你匆忙的人生脚步里,停下来,好好觉察在你生命里有哪些模式,为你创造出什么样的结果。 

当我们迷失在人生匆忙的脚步里、迷失在外面世界潮流的时候,就失去了觉察的能力;生命的脚步愈匆忙,你将愈没有能力去觉察。 我们假如你曾经有在高速公路开车的经验,会发现当车速愈快,视野将会变得愈狭窄,时速 超过一百二、一百三时,你只能看着眼前的一个定点,完全无法看见两边的风景,可是车速渐慢时,你又发现视野逐渐宽广,当车子完全停下来时,眼前的一切完全浮现在视野里,你 可以充分浏览在视野里所有的风光。所以暂时抛开匆忙的心,给自己时间,停下来看一看在你眼前、身 边的风景到底是如何?停下来看一看这些结果与你生命里的经验、与现在、与你经验中的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有一对年轻夫妇,先生的父亲是比较传统的大男人,每天下班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而他太太-----也就是这个年轻人的妈妈,正好也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当先生回家后,她会先把先生侍候好,不让孩子们吵他。先生休息了一会 儿,可能才开始注意家里有没有他可以帮忙的事情。而这对年轻夫妇的太太却是生长在另外 一个不同的家庭:她爸爸是一个非常体贴、会照顾家里的人,每天下班回家,放下公事包, 一定会先帮太太把家里的事料理好、把孩子整顿好,甚至会帮忙做晚餐,然后一起上桌,和 妻子、孩子一起用餐。

这对年轻夫妇在恋爱时,因为被对方吸引,所以看不到对方的缺点,结婚之后,热情逐渐消 退,你可知道在一天二十四小时里,他们最容易发生争吵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当然是 每天先生下班回家的第一个小时。

这对夫妻彼此带着自己生命的经验相互结合。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对‘先生’、‘爸爸’各有不同的观念、不同的看法。只有他们俩人结婚吗?我想不是的,他们俩人的父亲都跟了过 来。也许这对夫妻一辈子都不了解真正引发争吵的症结在那里?他们总是在外在行为上认为 一个人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有时候先生用许多理由、藉口不做家事,很可能当他做家事时 ,在潜意识更深的地方就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不像一家之主。在这种情况下,太太不会很 愉快,她可能压抑了许多不满、委曲和愤怒。有时候太太不停唠叼着自己所处的情况,而她 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先生帮忙做家事。可能她一直都不晓得她也在期待着先生成为她父亲的 样子,因为她觉得必须要这样才是一个男人!当然,当先生因屈服而帮忙时,他一定也会压 抑许多不满、委曲,甚至愤怒。

不晓得有多少夫妻可能都不自觉的这样相处了一辈子,所以很多夫妻刚开始时是相拥而眠, 渐渐地两人开始平躺,当那些不满与委曲开始累积时,他们就背靠背;慢慢累积更多了,他 们就分床睡,然后分房间,最后很可能就分房子了。

所有外在的距离都是开始于我们内在先有了距离!

 

禅学里有个苏东坡与佛印的公案:有一天苏东坡和佛印辩论,他问佛印:‘你看我像什么? ’佛印看了看东坡,回答说:‘像个佛。’苏东坡又问佛印:‘你知道在我眼中,你看起来 像什么?’佛印笑着问他:‘你看我像什么?’苏东坡说:‘你看起来像堆牛粪!’佛印笑而 不答。苏东坡很得意地以为他赢了,回家告诉苏小妹:‘今天我终于辩赢佛印那个老和尚。 ’苏东坡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妹妹。聪敏的小妹听完后对哥哥说:‘你还是输了。佛印因为 心中有佛,所以他看你像个佛。’

 

 我们常常以为玻璃是透明的,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相,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整个世界都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你所处的四周都是镜子,反射出我们内在的因及生命里的许多经验。 如果我们想要成就自己的生命,想要让自己有一个更高可能性的自己,首先要接受‘我是一切的根源’这样的观念,停止要求外在世界来附和我们的需要,把所有曾经浪费过的那些精力,用回到自己身上。

停下脚步,去觉察一下自己生命里所有的模式、潜意识及在成长过程中所学会的一些方式。 那些都是幼小时候所学的、都是内心里无形的绳索,当我们重新觉察后,也可以重新再做选择,这是改变的开始,这个重点就是‘我是一切的根源’。

 

当我们的内在已经是一个不同的人时,我们将会用不同的方多来反应,而创造出不同的结果,同时生命也将因此而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